花开伊吕波

这里是一只被自家cp家养的小原
黑篮赤黛不拆 ,暗杀秀业不拆。
喜欢写聊天版的赤黛文ovo因为好写呀

某班记事(刀间接相关)

估计我也要上黑名单咯

雪落无声_吾日三省吾身: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班级。


最早的一批学生被唯一的班主任放生了,每天隔空被管理。
没办法,班主任本身只是负责一班的,二班更像是个旁听的名义班级。
有一天,新的老师来了。他原本已经和校长说好担任二班班主任,但是被班委团体逼下了台。他想,好吧,那就当个二班科任老师,管好属于我的学生,做他们的班主任就好了。


新来的学生,绝大多数都是科任老师的学生。而原来的二班老生,依旧做他们的一班旁听生。
起初,两个班虽然混在一起但却相安无事,年轻的老师过于独断专行,新生们苦不堪言。
老生们出于同为学生的立场,为新生提供指导,帮助了很多新生成长。
直到有一天,常年在班上神隐的班主任换人了。


新的班主任比曾经的班主任要傲慢自大得多,一时间,老生们苦不堪言。
作业成堆成堆地加,考试难度疯狂提升……
在高压下,学生们咬着牙坚持,而科任老师也在磨合中逐渐成长。
谁也不知道,但是谁也不觉得意外,这竟是两班人逐渐生出嫌隙,甚至决裂的导火索。
     
       
班上一直有摩擦。虽说班委一直声明要求两群人不准互相挑衅,但是他们本身就是老生,自然会有偏袒。
一班的难度上升,二班老生跑去一班教室里要求自由民主,却被一班学生用看傻逼的眼神赶回了二班。
好吧,那就向科任老师施压。
老生想要新生跟他们一起“共苦”,可科任老师不同意,新生们也不乐意。


有一天,一个新生忍不住了,骂了句“如果一班跑去找他们班主任闹,把我们也弄得跟他们一样,我就跟他们翻脸。”
这下可捅了马蜂窝。一直自诩为一班人的老生们炸了,学霸甲随后公开说:“我就政治不正确了,我,大写的班别歧视,好吧。我就贼吉尔看不上你们新生了。我们出个新小科这么羡慕那么羡慕,考试难度也不增加了,过的美滋滋呀。今天又看见一个要跟一班翻脸的睿智,那我还在班上假惺惺的跟你们客气个卵啊。可以,算我以偏概全,看不起所有新生是我不对。……可我就以偏概全了你打死我啊!让新生都滚蛋吧!滚!蛋!看得懂中国字吗?如果第一件事是弄死班主任,第二件事就是弄死新生。我的话讲完了,谢谢大家。”


一石激起千层浪。
班委在新生们的指责声中,这么袒护学霸甲:“他的成绩好,为班上做出过贡献。”并且在之后的发言中,明里暗里地讽刺新生,想让他们离开。


那行,都下逐客令了,还留着做什么。
气性大的知情学生商量好了,另外找间空教室,向校长申请了成立三班。
并且,他们将科任老师,也就是自己的班主任请来,正式担任三班的班主任。
二班新生老生闹翻后,班委们看见新生出走声势浩大,突然慌了。
毕竟新生的人数太多,如果全部走了,二班遭不起打击。他们不能放人。
于是,他们向校长告状,剥夺了科任老师的二班老师身份,并且疯狂地泼脏水给三班和老师,骚扰老师。
      
      
“我可去你哔的吧!”三班人抄着扫把,抢不到扫把的拿着拖把畚斗板擦甚至水桶,把二班过来寻事的俩学生赶了出去。
“咋了这是?”刚回来错过一个世界的学生问道。
“二班的过来挑事!”
“哎那打出去就算了。不说这个,咱们系撤销了一门选修课你们知道吗?”
“什么情况?他们学分怎么办?”
“找班主任问问吧。”


三班班主任不忍心学生的努力付之东流,悄悄答应了把应得学分算给学生,叮嘱他们不要外传。
哪知其中一人得寸进尺,要求拿全分。
这怎么可能?课程都没结束,全分怎么能给?而且倘若给了,对其他学生也不公平。况且,这分本就不该给。
见得不到利益,那个学生就将事情闹开来,选修课老师一听不乐意了,同样找上了班主任。
班主任能怎么办?当然是选择原谅学生,并且取消了违规授予的学分。
二班班委一听,蹦哒得更厉害了,张口闭口就是拿学分diss班主任,要求班主任给出个解决方案。
拉倒吧,明眼人都知道,如果不是那学生作妖,现在都拿着学分稳稳当当呢。
“可能是他们班班委瞎吧。”三班学生语。
    
     
这事过去没多久,又一件让三班学生忍无可忍的事情来了。口口声声“我们不一样”的二班班委,视奸了三班的课余活动企划,硬要挑着个毛病,声称有“煽动学生”倾向,告系主任去了。


“我可去你哔的吧!”三班学生震怒。
这个锅要是扣实了,班主任麻烦就大了,丢工作都有可能。
怎么办?
他们焦急地聚在一起讨论,最终不知是谁提议:“那我们就让系主任听到我们班的声音吧。我就不信了,他们只是挂靠在一班名下的学生泼给我们三班的脏水比我们自己澄清的更能被主任相信!”


三班一面安慰班主任,一面积极地活动。当班委告知班主任平安无事的消息后,不约而同地欢呼起来,甚至纷纷向系主任投寄表扬信,花式往死里夸班主任。
其中一个学生原气不过,想去二班讨回公道,却被劝住了。
“有些人恶毒,我们也不能顺着圈套给班主任抹黑啊。”
“那怎么办?咽下这口气?”
“当然不。”
“有了,我把这一整件事写下来好了。我准备balabala……”
“666666。还有这个给你补充一下,balabala……”
“笔给你笔给你,你来写。”
“不不不你来就好了。”


不日,三班的通稿写毕。
笔者没有写明是哪个系的事,不过想来该懂的人自然都懂。
不是么?


“我怕是要上二班黑名单了哈哈哈。”

评论 ( 1 )
热度 ( 14 )
  1. 花开伊吕波雪落无声_是只废鸽了 转载了此文字
    估计我也要上黑名单咯

© 花开伊吕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