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伊吕波

这里是一只被自家cp家养的小原
黑篮赤黛不拆 ,暗杀秀业不拆。
喜欢写聊天版的赤黛文ovo因为好写呀

曾为彼岸;此为双生

黛千寻我的

赤司征十郎我的

不服憋着

国庆和中秋的贺礼

--------------------------------------------------------------------------------

“我爱的从来不是你。”
黛千寻在离开了赤司征十郎七年之后对赤司征十郎的记忆仅仅只剩下了这八个字。这是赤司征十郎对说的最后一句话。也是他和赤司征十郎结束畸型关系的开始。
什么你说黛千寻有没有挽留?!开什么玩笑,既然赤司不爱他,他为什么要去挽回赤司征十郎,他爱的永远都是他自己,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个根本不重要的人去伤害自己。你说是吧。
从卧室出来,黛千寻不出意外的看到了客厅里的早餐,还有在厨房忙里忙外的伊藤奈美。奈美是他的表姐,他一直都住在表姐家
“奈美姐,公司今天晚上有一个聚会,我就不回来吃了。”
“好!”
吃完早饭黛千寻就出了门。说实话要不是这一次出版社的聚会是强制性要求所有作家和编辑全部都参加的话,他一定会推掉。他不喜欢聚会时的氛围。
“啧,真是麻烦啊。”黛千寻坐在负责他的编辑的办公室无聊的只能打愤怒的小鸟解闷,在失败了第十八次之后,他终于愤怒的把ipad“摔”在了桌子上。当然,不是真摔,他虽然有钱,但是不代表着他愿意花冤枉钱。

“呵,知道你不喜欢参加这种聚会,辛苦你了,喏,这个给你。”编辑直接扔给黛千寻本封面花花绿绿的书。黛千寻接住一看是《我的妹妹哪有那么可爱②》
“啧,谢了。”虽然已经看过,但是也比愤怒的小鸟好,黛千寻默默地坐在凳子上看起了轻小说。
“黛君听说了吗,我们出版社被人收购了。”
“……”为什么他有一种很不详的预感,感觉自己平静了七年的生活会被打破的预感。
“收购的人是赤司家的独子,赤司征十郎。听说是一个黄金单身汉哦,出版社很多女职员都跃跃欲试诶…………”黛千寻一直很疑惑,为什么如此安静的他居然会有一个如此话唠的编辑。单身汉就单身汉吧,不过,网上常说现在的优质男都是有男朋友的嘛。
等等!收购的人是赤司征十郎!我去年买了个表!为什么又是他!高中因为他平静了两年多的高中生活被打破。大学也是因为他平静的生活被打破。现在呢,好不容易舒舒服服地过了七年,他又来!我是上辈子是欠你钱了吗!赤司征十郎!
虽然黛千寻内心里充满了咆哮,但是表面上还是一副“我很面瘫,我没有表情”地在看轻小说。我们之间早在七年前你说了那句话以后就结束了,我再也没有什么兴趣当一个挡箭牌。
晚会上,黛千寻找个角落的位置坐下,发挥了自己可有可无的存在感,成功避开了很多人。
但是他自己也明白他避不开某个人。哦,应该是两个人。两个男人。 

“黛前辈,好久不见。”
“黛君,你好。”
“……好”
不是黛千寻没有礼貌,而是他根本不想和这两个人说话!!面对曾经把自己当猴耍的人谁都不会有什么好脾气的吧。
尴尬的气氛在三个人之间盘旋。
喂喂喂,我说你们两个啊,我一点都不想看到你们,能不能离开我的视线?
“哲也,我有些话想和黛前辈说,你先去吃点东西吧。”
“嗯,赤司君,黛君待一会见。”
不……我不想待一会见你,顺便,你把这一只也带走吧,我不想看到他!
“……前辈这几年过得好吗?”
“嗯。”所以说赤司大少爷你到底想要说啥,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过的好不好用不着你来担心吧。
“……前辈要是不喜欢这个氛围的话,可以先回去,我会替前辈解释的。”
黛千寻的眼睛一亮,赤司多年不见你居然懂我想要干什么了,我给你点32个赞。然后,拜拜,我们再也不见。
看着飞奔而去的黛千寻,赤司哭笑不得,好不容易有机会和黛千寻再次见面结果却被自己的一句话结束了。千寻,我想好好追回你,但是我的耐心有限,不要让我失去耐心,这样子对我们都不好。
“赤司君,我刚刚看见黛君出去了。”黑子看到黛千寻逃命似的跑出饭店,连忙过来报告。毕竟这一次的见面是赤司一手策划的,目的就是找回黛千寻。
“嗯,我让他先回去的,他不喜欢这种场合。”赤司站起来,也直径向出口走去,“哲也,走了,主角都不在了,我们何必就在这里。”
……
赤司回到在东京的住宅,躺在床上回想起和刚刚和黛千寻见面的情景。他不是没有看见黛千寻看向他时眼睛里隐晦的厌恶,也不是没有看见说可以走时黛千寻那种不言而喻的喜悦。只是,这些都是自己造成的,他没有资格对黛千寻说什么。
……
“我回来了。”黛千寻回到家,习惯性地说了一句,然后就被一只不明的黄色生物扑倒了。
“千寻寻!!”
“……从我身上滚下去!”不用想就知道是他的妹妹又离家出走了!
“是是是”黄色生物从黛千寻身上下来,坐回到沙发上。
“首先声明,我不是离家出走,我只是想念奈美姐姐了。”
黛千寻朝黄色物体翻了一个白眼,他才不信呢!“鬼才信!星野章子!”
星野章子,他的妹妹。呐呐,你没有看错章子姓星野,不姓黛,谁说兄妹一定要是有血缘关系的。(づ ̄3 ̄)づ同时,章子也是黛千寻这一边唯一知道他和赤司事情的人。
想到这里,黛千寻直接拉着章子到他的房间,想和她说说关于赤司的事情。
章子很讨厌赤司征十郎,本来就是嘛(づ ̄3 ̄)づ黛千寻是她最亲爱的哥哥,凭什么赤司征十郎都那么对待哥哥了,她还要喜欢赤司征十郎呢?没有拿把菜刀砍他已经很不错了(づ ̄3 ̄)づ
“他收购了出版社,我之后将会是他公司名下的作家。”
“咱们直接毁约吧。我总觉得不会有好事情发生。”
废话,劳资当然知道!但是,违约金很高啊,大姐!黛千寻忍住咆哮的冲动。“公事公办!为了一个他放弃自己的梦想,我做不到!”
我凑!黛千寻你居然有梦想!谁信啊!章子鄙视了黛千寻一眼,“千寻寻,你告诉我,你还恨他吗?”章子还很清楚地记得七年前黛千寻的颓废。
“没有。我没有恨过他,就像没有爱过他一样。”都是谎话!明明,他真的很爱赤司啊。他自认为他把他一生最美好的感情都给了赤司征十郎,但是那个家伙不要,那他还有什么办法呢?
章子看到黛千寻躲闪的目光她就知道黛千寻在撒谎。这一点他和她是一样的。呐呐,千寻寻,你知道吗?那个叫做赤司征十郎的男人,,他根本就不懂什么是爱,你和他在一起就只会受到伤害,答应我,不要再和他在一起了。你一定要答应我啊!

两个月以后,黛千寻就收到了来自编辑的通知,说是社长找他有事,要商量关于他新书出版的问题。
黛千寻忍住毁约的冲动,默默地翻出正装,去公司报道。
“千寻寻,答应我哦,不能跟那个男人吃饭,一定要回来吃哦。”
“是是是!章子大妈!”黛千寻无奈的答应,他知道章子在担忧什么。
……
来到赤司的办公室,黛千寻坐在沙发上,目不斜视地看着自己面前的茶杯。
赤司看完文件就看到这样一副景象,黛千寻狠狠地瞪着茶杯,一脸“我要用意念消灭你”的样子。

“前辈,杯子这样子碎不了的。”
“……我的新书发行有什么问题吗?”黛千寻觉得赤司看他的眼神让他压力很大,他又想跑路了。
“快要到中午了,我请黛前辈吃一顿吧,边吃边聊?”
“家里有人。”黛千寻想都没有就拒绝了。开什么国际玩笑!!!和他吃?!他不反胃就很了不起了。还吃呢,呵呵。
“那晚饭呢?”赤司毫不气馁。
“我说,赤司啊,你家那一位也等着你吃饭好吗?你们两个人的事情别再扯上我。OK?”别再扯上我,我在七年前就已经受够了,我再也不想,不想再见到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了。
“失礼了。”黛千寻说完就直接走了。啊啊啊,他死定了居然把自己心里话直接说出来了,死定了,死定了,他还是毁约吧,虽然交完违约金就没有钱了,但是章子和奈美姐会养他,没事,没事。
赤司一个人呆坐在办公室里。别再扯上我。黛千寻的最后一句话在他耳边不停地重复。那我一定要扯上你呢?我好不容易能够再一次见到你,离开我,不想再见到我,门都没有!
赤司觉得每一次见到黛千寻他都会控制不了自己的欲望。希望那个人只看得见自己,希望那个人只对自己笑,希望那个人像以前一样待在自己身边不会离开半步,希望那个人像以前一样被自己宠爱……他觉得自己的忍耐力已经够强的了,已经是忍耐了整整七年。
对,他是在曾经伤害了黛千寻,当初他年少轻狂没有考虑过黛千寻的感受,让黛千寻一个人独自承受那些嘲笑,但是他现在想要弥补,所以他想要黛千寻回到他的身边,他一定会好好待黛千寻。就像当初黛千寻待他一样。但是他忘了一点,什么事都可以用年少轻狂原谅,唯独感情不可能因为年少轻狂被原谅。黛千寻的爱,早就在当年被赤司磨平,所以对于黛千寻来说,现在的赤司仅仅是一个陌生人。或则说是再也不想看到的人。
聚会,是黛千寻一直很讨厌的东西,因为它带给他的记忆只有嘲笑和被排挤,但是看着亲自跑过来送邀请函,还一脸你不答应我就赖在这里不走了的实渕玲央,黛千寻还是松了口,反正就是见一下面,也没有真么大不了,看到赤司就直接绕到走好了。
“小征,为什么要我亲自去邀请黛前辈?你没看到黛前辈答应我的时候那一脸的怨念,我都快看不下去了……”赤司听着实渕玲央的唠叨,心里松了一口气,只要你答应参加聚会就好,我不想还什么都没有说,就被你判了死刑。
来到饭店,看到里面的人员,黛千寻还是没由得皱紧了眉头,都不是他喜欢的人。
“黛前辈!!!”还在黛千寻恍惚的时候,一只黄白相间的巨型皮卡丘就挂在了黛千寻的身上,“我居然还能见到黛前辈好开心!!”
听到叶山的声音,黛千寻的神经终于有点放松了。那件事情发生以后洛山的无冠三位都是站在自己这一边,那个情他会记住一辈子。这也是为什么实渕玲央找到他,希望他参加聚会的时候,他纠结了很长时间还是答应的原因。他,不想抚了实渕的情面。
“放手!你,好重。”
随着叶山的吵闹,他对聚会的排斥一点一点的降低。嘛,因为那件事情他已经很久没有和叶山他们聚过了,这样也不错,不是吗。

赤司早就来到了现场,因为聚会是他提出来举办的,所以他也坐在了最中心的位置,但是看着黛千寻和无冠聊得如此欢快却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甚至连眼神都没有施舍给他,赤司觉得自己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他不是没有想过直接用强的办法让黛千寻呆在他的身边,这样省时省力,但是他还是想让黛千寻自愿留在他身边。就像以前一样。

“黛前辈,我有些话想和你说。”黛千寻仰头看着赤司,光线太过于刺眼他甚至看不清赤司的表情。

他不想去,他不想一个人面对赤司,因为这会勾起他的回忆,而且都是不好的回忆。但是,看着周围那么多人的眼光盯着自己和赤司看,黛千寻还是迫于压力同意了。

看着两个人远去的背影,叶山摇晃着实渕玲央:“玲央姐!!!为什么黛前辈会和赤司司一起出去,黛前辈不是……”不是恨赤司吗?

实渕白了叶山一眼,他也想知道啊,但是赤司没有和他说啊,他只是让自己说服黛前辈来参加这一次聚会,后面的他就不知道了。

……

“我真的很高兴黛前辈能够开参加这一次聚会。”

“不要笑,你的笑很讨厌。”

“黛前辈,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好吗?”赤司直接无视了黛千寻的话,说出来自己一直想说的话,这一次我一定好好待你。

黛千寻瞪大了眼睛。赤司征十郎你居然会喜欢我,这是我这一辈子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凭什么啊,凭什么我喜欢你赤司征十郎的时候就因为你不喜欢我,你连一个眼神都不给我。现在,就因为你喜欢我,我就必须屁颠屁颠地回到你的身边?你真的还以为我喜欢你?

赤司看着黛千寻从惊讶变回了面瘫,而后突然冷笑了一下,心里有一种不好的感觉“黛前辈……”

“赤司,你说的都是真的吗?那,是谁当年和我说他爱的从来不是我?”

“黛前辈,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不行吗?我是真的喜欢你,我说的当然是是真的。”

“可我不信。”黛千寻盯着赤司的脸一字一顿,“就算是真的,我也不会答应。”

聚会还没有结束黛千寻就一个人走了,没有人知道他和赤司聊了什么,但是黛千寻脸上那种嘲弄的神色还有赤司黑的几乎可以滴墨的脸色都让人好奇他们谈了什么。【但是给他们几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去问赤司啊】

……

转眼就到了黛千寻新书出版的时候了,因为以前宣传到位再加上黛千寻本身的文学功底,这本书一出版就收到了广泛的好评,甚至都有动画公司找到出版社希望可以合作。

而黛千寻也顺利地成为了最热门的话题人物,他所在的出版社也有相对应的娱乐报刊的编辑,所以顺应大众的呼喊声,给黛千寻来了一次专访。

“黛君为什么会想到以写轻小说为生的呢?”

“因为我本生就很喜欢看轻小说。”因为那个人曾经说过我那么喜欢看轻小说就写轻小说好了。

……

“接下来就是私人问题时间了,也是很多粉丝最为关心的,黛君有喜欢的人吗?”

“有,我爱过一个人,但是那个人不爱我,后面我想开了不再爱他了。”

编辑沉默了,黛千寻用的是他而不是她,不过黛千寻喜欢男人这件事情已经很多人知道,他自己也在公众场合承认过,虽然当时引起了轩然大波,但是他那份坦荡荡的态度倒是很快就让人接受。

“那,你喜欢什么样类的呢?”

“有朝气一点的吧……”至少当年他就是被那个人身上特有的朝气吸引了啊。

……

报刊在印刷之前是要拿到社长那里过目的,当赤司看到‘有,我爱过一个人,但是那个人不爱我,后面我想开了不再爱他了。’的时候终究还是没有忍住,黛千寻我给了你时间去考虑,给了你时间去适应,你还是让我失望了,那么你就别怪我心狠!你是我的,你这一生就只能呆我的身边,哪里也别想去!

聚会永远都是热闹的,而身为主角黛千寻的身边从聚会一开始就不缺乏过来恭喜,攀谈和敬酒的人。赤司看着【伪】面瘫【真】苦逼的黛千寻特别想笑,七年过去了,前辈你还是老样子啊,不懂得和别人交际。

“你们是想把黛前辈直接灌醉在这里吗?”走上前去替他挡住源源不断前来攀谈的人员,扶着他往休息室走去。黛千寻虽然醉了,但是神智还是清晰的,他知道是赤司帮了他,他也知道现在扶着他走向休息室的是赤司。就让我借着醉酒这个借口最后一次感受你的温柔吧。

赤司扶着黛千寻进入休息室,然后又扶着他在床上躺下,伸手解去黛千寻西装的领带和第一颗纽扣“前辈先在这里好好休息一下吧,我不会让别人来打扰前辈的。”温温和和的嗓音让黛千寻差一点以为自己回到了过去,那个他还以为赤司爱他的过去,那个最愚蠢的过去。

赤司看着黛千寻翻了一个身,面朝墙壁似乎不愿意看到自己的样子不由得苦笑,他不是傻子,知道黛千寻刚才的微愣代表着什么。千寻,你就真的不能从过去走出来吗?忘记过去好不好,我们重新开始。这一回我爱你,你爱我,不是很好吗?为什么你就一直不肯重新爱上我。

……

年长者很早以前就和我们说过酒这种东西是不好的,很容易害到自己。以前黛千寻就信这句话,现在更加相信了。看着自己脚踝上泛着银光的脚环还有从脚环外围延伸出去的铁链,黛千寻心中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赤司征十郎!!!你这是囚禁!!!这是犯法的!!!

就在黛千寻脑海在狂刷弹幕的时候,在卧室外面,赤司和绿间面对面坐着,喝着茶,下着棋。

“你还是囚禁了,黛千寻啊。真的要那么做吗?”

“恩。”

“黛千寻是一个很骄傲的人,你囚禁了他,他就更不可能再一次爱上你,你就不能再耐心下吗?”

“我现在根本就没有想过他还会爱上我,我现在能想的只有他会留在我的身边,无论他愿不愿意,他都别想再离开我。”

绿间看着几乎疯狂的赤司,叹了一口气。赤司啊,你这个样子只会让黛千寻离你越来越远啊。

卧室里,黛千寻正在发挥着宅男特带的技术属性专研着脚环怎么解开,还没等他研究出来就看见赤司走进了卧室。

“……赤司,你好啊。”黛千寻看着一脸愉快的赤司表示赤司你好欠揍,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况且自己还被被铁链束缚住了,自己能不语气好一点吗?

“我很好啊,黛前辈。”赤司看着一脸不情愿却又不得不放缓语气的黛千寻心情不由得更加轻松了,“前辈喜欢这里吗?以后前辈就住在这里了,要是有不喜欢的地方我让人来换。”

我一点都不喜欢这里,因为有你在。谢谢。恩?不对。什么叫做我以后都住在这里了???黛千寻揪住赤司的衣领:“赤司,你什么意思?我要回家!我绝对不会住在这里。”

“前辈,我给了你时间去考虑。”赤司拍掉抓住自己衣领的爪子,反手抱住黛千寻,“但是你不珍惜,现在我的耐心已经用完了,所以前辈已经没有资格说不了。”

不配合,赤司早就料到了黛千寻的态度,只是没有想到会那么的不配合。在他的印象中黛千寻再怎么闹腾也不会伤及自己,但是看着脚踝上深一道浅一道的伤痕赤司觉得他还是低估了黛千寻。

“前辈,你这个样子让我很是苦恼啊。”

你要是苦恼的话直接把我放了不就好了吗?你放了我,我立马和你们出版社解约,以后我们就井水不犯河水!

“前辈想要自由,但是要是我给了前辈你自由的话,你会立马玩失踪的吧?”明明是疑问句,但是在赤司口中一转就变成了肯定句,黛千寻现在也没有什么心思想着‘卧槽!赤司你怎么知道我心里想什么?你是不是有读心术啊!’离开,他现在只想着离开。

“这一个星期里面,千寻的手机快要被打爆掉了,很多个未接电话很多封邮件,其中三分之二的电话和邮件都是一个叫做星野章子的人打的,我还从黄濑那里了解到那个叫做星野章子的人还到警局报案了,说你失踪了。”

听到这里,一直低着头的黛千寻猛的抬起头来:“赤司我告诉你,你要是敢伤害章子的话,我绝对杀了你!”

“黛前辈,现在可不是放狠话的时候。”赤司笑了,“你应该明白我想要表达的意思。”

赤司看着眼神越来越挣扎的黛千寻表示了前所未有的愉悦,黛千寻,看吧,最后你还是得留在我的身边。

 




------------------------------------------------------------------------------

会有番外

相信我

评论
热度 ( 24 )

© 花开伊吕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