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伊吕波

这里是一只被自家cp家养的小原
黑篮赤黛不拆 ,暗杀秀业不拆。
喜欢写聊天版的赤黛文ovo因为好写呀

陌上荒芜11

赤司征寻看着一上来就宣誓主权的黛千寻嘴巴有点抽,他怎么觉得进行今天的千寻大叔有点欠抽啊。

“咳,很抱歉我和千寻还有急事,无法陪征寻过完生日。这样子吧,后天我邀请赤司君和征寻一起来上川家吧,上川家特有的樱花还是可以观赏的。”阳光比任何都明白这个时间点,最重要的事情是让赤司知道黛千寻还没有死。至于相认这件事情不能在这个时候,赤司还没有离婚,要是现在曝光出来,那么黛千寻和赤司都将会被推向风口浪尖,而西林家则是因为受害者的身份受到世人的保护,她绝对不会让这样子的事情发生。

“我会带着征寻准时到达。”赤司也知道这种时候不能表现出太多的情绪,他等了这么多年,也不介意再等一段时间。

走到门口,阳光突然转过身:“对了,赤司君,我说的是你和征寻,只有两个人,请不要莫名其妙多出一个人可以吗?我不想见到多余的人。赤司君能够做到吗?”

等阳光离开以后,宴会照样举行,但是在场宾客的目光总是不由自主地落在西林家人的身上,刚才阳光的话已经显示出了她对西林家的不满,尤其是对已经嫁入赤司家的赤司抚子的不满。没看到人家上川家主最后还要提醒赤司不要带上赤司抚子吗?

赤司抚子不是傻子,也感受得到阳光对她的敌视以及现在宾客们偷偷地打量。她当初刚刚听到西林舞子和她说关于黛千寻和赤司事情的时候她就想要直接让黛千寻消失,但是那个时候她的姐姐拦住了她,告诉她有上川蝶璃的保护,黛千寻死不了。好不容易等上川蝶璃离开了,她下了手,结果又因为上川蝶璃的及时赶回功亏一篑。上川蝶璃,永远都是上川蝶璃,每一次她有不顺心的事情都和上川蝶璃有关。双手捏成拳头,修长的指甲嵌入手心中也没有觉得丝毫地疼痛,上川蝶璃要不是你黛千寻早就死了;要不是你我西林家不会现在处于那么尴尬的地位;要不是你我也不会被征十郎厌恶!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的多管闲事,我才会落到今天这种地步,我,要你付出代价!

赤司看到了抚子扭曲的脸,嗤笑了一声:“你是觉得你有能力让上川蝶璃付出代价?还是是觉得有能力再一次伤害到千寻?别做白日梦了。这一次,我一定会保护好千寻,绝对不会再受你们的挑拨,伤害到他。”

“赤司征十郎,我自从嫁到你们赤司家做错过什么?为什么你就那么念念不忘那个黛千寻?我爱你也不比他少。”

“你有什么资格和千寻比?我爱千寻,这一生都不会变。”赤司看着脸色越来越扭曲的抚子心里有一种快感,“是你伤害了我的千寻,你还有脸在我面前提到他。”

“赤司征十郎,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向外界说你和黛千寻的事情。”

“鱼死网破吗?也要看看你有没有那个能力。”

说完赤司就拉着小征寻去了绿间那一边,他刚才看出来了,绿间他们恐怕是早就知道了黛千寻没有死亡,所以那一天才会冒险偷偷拿走一张邀请帖。还有自己的儿子征寻,赤司联想到那一天他一脸古怪的问自己墙壁上的照片是不是就是千寻,他基本上就可以推断的出征寻比绿间他们还要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所有的人都瞒着自己,这种滋味可真的是不好受啊。

第三天,赤司准时带着征寻来到了位于东京郊外的上川本家。

小征寻明显是来过不止一次,下车以后,不用仆从带路,直接拉着赤司就往樱花林的方向走去。

樱花林的中央有一个供观赏者休息的凉亭,阳光三个人就在凉亭里等赤司。

一见面,赤司就丢下了征寻坐到了黛千寻的边上。嘤嘤嘤,父亲大人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一定不是您亲生的。【这个是咬着小手帕,被赤司抛弃的小征寻的心声。】

小征寻在咬手帕的时候阳光也在咬手帕,肿么可以,千寻是我的女儿【后面两个字划掉】,你居然挡着我的面勾搭,不要命了吗?【摔】

黛千寻顶着一下张‘此生无恋’的脸看着三个不正常的人类,然后很嫌弃地往琥珀那个方向靠了靠,妈妈,这三个人类好可怕,我要回家QAQ

琥珀看到了黛千寻的求助,连忙开口救场:“这一次找赤司君过来是为了千寻的事情。”

“我知道,征寻已经和我坦白了。”虽然说着话,但是赤司的目光没有离开过黛千寻,然后我们冷静的黛千寻君一激动茶水泼了自己一身,惹来了征寻和阳光毫不留情的嘲笑。

黛千寻抓住征寻默默地回去换衣服,期间,赤司终于把目光转向了阳光,他知道上川仁【琥珀】一直都是唯上川蝶璃马首是瞻,所以千寻能不能顺利回到他的身边,上川蝶璃是一个很关键的因素。

“很好奇吧,为什么千寻对我和琥珀的称呼和外界不一样。”

赤司没有回答,他记得千寻说过上川蝶璃和上川仁是他的发小,顾名思义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但是黛千寻一个普通的人,究竟是怎么认识上川家的人就不得而知了,千寻也没有和他说过。

“我的母亲按现在人的话来说,就是别人婚姻中的第三者;而我应该是上川家的私生女。”

就算赤司再怎么冷静也被这个消息震惊了一下,当初外界的确有这样子的流言,但是被上川上一任的家主否认,他向外人保证过上川蝶璃是他和他妻子的女儿,而且上川蝶璃也和他的妻子长得十分相似,流言才慢慢消失,而现在……

“很震惊吗?也对,当初那个家伙可是说过我是我最亲爱的姨母的女儿啊。”阳光很是讽刺的笑了一下,“当初那个家伙乘着母亲喝醉了酒强暴了她,然后有了我。后来我最亲爱的姨母为了能在上川家站住脚跟,害死了母亲,收养了我,对外界宣称我是她的女儿。母亲和千寻的母亲是大学室友,她们两个的关系很好,所以在我没有回答上川本家之前,我和母亲还有琥珀是一直住在千寻家里面的。千寻对于我来说就是我的哥哥。”

“我是被夫人收养的孩子,当初小小姐回上川本家的时候,用她自己做条件,让上任家主同意我姓上川,名字是我自己取的,要不是当年夫人心善,我早就饿死了。”琥珀也开口解释了关于他和黛千寻的关系。

赤司还处在上川蝶璃身份的震惊之中,一时没有说话。身处于赤司家,他明白看似辉煌的各个家族其实里面肮脏不堪,上川蝶璃的姨母会有这样子的做法也是可以想到的。很久以后他才开口:“我知道你们对千寻的重要性,这一次我不会再上西林舞子的当。你们放心好了,我一直都爱着千寻,所以这一次无论如何我都要让千寻回到我的身边。”

“我们知道,所以那天才会把千寻带到你的面前,只是赤司征十郎在你没有和西林抚子离婚之前我是不会同意的,还有的就是,彩礼准备好啊。”

赤司看着一瞬脱戏的阳光,嘴巴有点抽,难怪千寻一提到她就一脸不堪回首的样子,原来……

琥珀看着脱戏了的阳光叹了一口气,只好自己说:“西林家这些年偷税漏税的证据都在我们手中,还有就是这一次被调查的议员其实也收了来自西林家的大量的贿赂,这些足以让西林家脱层皮,但是要让西林家腾不起浪花还需要赤司君你的参与。”

远处,黛千寻突然停住脚步。

“千寻大叔,你怎么了,干嘛不过去啊。”

“他们在讨论事情呢。”黛千寻很鄙视地看了征寻一眼,他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侄子啊。

征寻接收到了来自黛千寻的鄙视,表示自己心情很不爽:宝宝为了你能和父亲大人在一起呕心沥血,你居然还鄙视我,爸可忍,儿不可忍!












开完了脑洞的我默默地去写作业了

评论 ( 2 )
热度 ( 11 )

© 花开伊吕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