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伊吕波

这里是一只被自家cp家养的小原
黑篮赤黛不拆 ,暗杀秀业不拆。
喜欢写聊天版的赤黛文ovo因为好写呀

乘客(7)

第七章有人说他把你当做救命恩人

前面的话:

我估计我这算是半年更了【咸鱼躺】

乘客还是走虐的老路,我估计赤黛日更新虐文的除了我也没有谁了

还是那句老话:前辈我的,赤司我的,ooc也是我的

----------------------------正文-------------------------------------

要说对赤司征十郎改变最大的事情一共有三件,第一件是国中三年级僕的觉醒,第二件则是在洛山遇见黛千寻,最后一件就是在高中的时候僕的消失。

前面两件他没有办法改变,最后一件自然也没有办法改变,当那个被称为僕的另一个自己站在他面前的时候,要说没有难过和不舍都是骗人的。

比赛和前世记忆中一样,打的很艰难,但是仍旧是赢下了这场比赛。

比赛结束以后,和前世一样他们和纳什一行几个人在包厢进行“友好交流”,当然友不友好还是要你自己相信,毕竟一个是日本高中队伍,一个是国外队伍,语言上的障碍不是很好解决对吧0.0

赤司敏锐的察觉纳什在偷偷大量自己,似乎想要开口,但是又在犹豫,仿佛在顾忌着什么一样,但是最终,纳什还是开口了:“赤司,你是不是认识千寻?”

你是不是认识千寻?

认识千寻?

千寻,Chihiro

两个汉字,七个字母,却让还算得上是和睦的氛围瞬间冷了下来,实渕听到黛的名字就紧张的看着赤司,他是最清楚他们两个之间事情的,自从黛离开之后,赤司的所作所为他都看在眼里。黛千寻这个人,这个名字已经是禁忌了。

其余的人则是被赤司突然变了的脸色吓得说不出话来。在他们印象中,赤司从来没有摆出过这样一幅,仿佛要把对方生吞活剥的样子,哪怕当年被紫原挑衅也是单纯的紧皱眉头。

“黛前辈曾经是洛山的队员,我们自然认识。你们又是怎么认识的呢?”

冷静一点,赤司征十郎,只是叫个名字而已,只能证明他们是朋友而已。

纳什似乎是被赤司的反应吓到了,看了他很久才继续开口:“我和千寻是通过千与认识的。”

实渕则是默默地将赤司拉回座位上:“你怎么会问小征认不认识黛前辈?”当局者迷,所以旁观者清。纳什认识黛,还专门问赤司认不认识黛只能说明纳什听黛提起过赤司。

被拉回座位上的赤司渐渐地缓下了脸色,实渕的提问他也没有打断,应该是已经想到了其中的链接点,你会向异国的朋友提起我,我是不是可以自作多情地认为在你的心里面有我,我始终和其他人是不一样的。

纳什似乎已经不愿意多说什么,只是含糊其辞的表示他和黛打过一场比赛,他对黛的球技很好奇,黛告诉他是一个叫做赤司征十郎的人教给他的。

赤司也没有勉强纳什再回答什么,后面的时间也只是低着头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聚会在晚上九点结束了,纳什却留了下来,包厢里面只有他,赤司,实渕三个人的时候,他才回答实渕的那个问题:“你的名字的确是千寻告诉我的就是我之前说的那样,但是你的照片是千与偷偷给我看的,千与告诉我在千寻的手机里面有很多你的照片,只是被锁着密码只有千寻一个人知道。千与还告诉我,千寻刚刚到美国的时候因为不适应的原因经常做噩梦,那个时候他喊得最多的就是你的名字还有救救我。我和千与都在猜测千寻是不是把你当做救命恩人了。”

赤司不知道是自己怎样回家的,他只记得纳什的最后一句话“我和千与都在猜测千寻是不是把你当做救命恩人了”什么救命恩人,分明就是迫害者。他还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在半夜被黛那句“赤司,救救我”惊醒的时候内心的复杂,明明是我害了你,为什么那个时候你还把我当做是救命稻草呢?我果然就是一个混蛋,我根本就不配留在你的身边,可是我真的好不甘心!所以啊,还是永远待在我的身边吧。

你的身边果然还是应该要有我的位置,所以千寻一定要回来啊。






我突然发现我特别喜欢在乘客里面打赤司聚聚的脸

比方说,赤司聚聚明明在前辈出国的时候决定慢慢等前辈自己回来,现在听到纳什说的话以后,又决定自己出手,不顾一切代价的将前辈逼回来= =

坐等我千的番外糖ovo



评论 ( 3 )
热度 ( 17 )

© 花开伊吕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