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伊吕波

这里是一只被自家cp家养的小原
黑篮赤黛不拆 ,暗杀秀业不拆。
喜欢写聊天版的赤黛文ovo因为好写呀

陌上荒芜07

“千寻,你可以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吗?关于赤司征十郎两个人格的事。”

“为什么想问这个问题?”黛千寻有点莫名其妙,因为他的发小从来就没有问过他这个问题,当初他也只是随口提了一句。

“因为,我觉得赤司征十郎一直都只是一个人啊。”女孩放下手中的茶杯,“因为啊你爱的是赤司征十郎这个人吧,为什么换了一个人格,你就不喜欢了呢?”

“太过于完美。这样的人不真实。”

“千寻啊,外面的人对我和琥珀的评价也是太过于完美,但是你却还是和我们那么要好,不是吗?你说过的,你愿意和我们成为朋友一个原因是因为我们从小一起长大,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我们两个够真实,我们在你面前永远都是最真实的样子。可是你想过吗?为什么我们只在你的面前真实,而不在别人的面前真实,因为他们对于我们来说太过于未知。我想当时的赤司也是这么想的,他自己说了,他在没有夺回身体主权的时候就很关注你,但是他并不知道你对他是什么样子的想法,人类都是脆弱的,面对未知的事物都会习惯性的伪装自己。你也不是一样的吗?面对那个样子的赤司你直接就选择了躲避不是吗?你比他还要恶劣哦。千寻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吧。我认识的千寻可从来不会逃避哦。”

黛千寻还没有来得及考虑女孩的话就被女孩以“我这里关门了”一脚踢了出来,走在大街上心里想着女孩的话不由得一阵烦闷,不真实吗?未知吗?逃避吗?我,到底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你呢,赤司征十郎,我不想逃避,那你愿意不在我面前伪装吗?

回到公寓,看到赤司仍旧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心里不由得一阵憋屈,为什么我那么纠结,你却悠闲地看报纸!不公平!哼!所以说前辈你傲娇了吗?

“我觉得我们可以试一试,因为有人和我说你一直都是一个人。但是你要答应我,你在我面前不要伪装,我想见到最真实的你。”

“可以。千寻。”黛千寻一抖,wtf,赤司你是不是知道我会答应啊,改口的那么快!!

赤司看着黛千寻进了房间,还气急败坏地关上了房门忍不住笑出了声。

所以说,赤司君已经成功的追到了自家的媳妇?

黛千寻也没有怎么纠结,既然是同一个人,他喜欢,对方向他告白,还有什么理由不答应,不和对方交往的呢?

时间就这么过去了两年,黛千寻毕业了,凭着学校的名头,他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虽然毕业,但是黛千寻还是选择住在公寓,本来嘛,那个公寓是他租的【虽然后面赤司直接将公寓买了下来】,他有什么理由不住公寓。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这个公寓离学校近,赤司就不用因为赶上课每天早起了。所以说,黛前辈你还是一个“处处为丈夫着想的小媳妇啊( •̀∀•́ )”

在赤司毕业的之后,赤司征臣知道了黛千寻的存在,也知道了他和赤司的关系,征臣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安排了赤司和西林家的次女西林抚子订了婚。赤司也没有反对,他知道这已经是父亲目前为止最大的让步。但是他还有着大把的时间,足够让征臣明白黛千寻对于他来说就如同诗织对征臣,足够让征臣认同黛千寻。

黛千寻也知道西林抚子的存在,他除了刚开始的时候表示了震惊以外并没有什么太他的反应。赤司父亲的做法他的发小曾经和他说过,他也做好了准备。只是……那个西林抚子应该是西林舞子的妹妹吧。而西林舞子虽然关系不及两个发小,但是也可以算得上是挚友,这么对待她的妹妹,黛千寻终究有一点不舍。

最后,黛千寻还是背着赤司和他的两个发小,打了个电话给西林舞子,告诉了西林舞子他和赤司的全部,希望西林舞子可以劝说西林抚子放弃,因为他确信,赤司不会因为外人的反对就放弃他,他也不会因为赤司订婚就放弃赤司。

但是后面的事情就变得不再是黛千寻想象当中的那个样子。

赤司在咖啡厅会见了西林舞子,西林舞子开门见山说了关于赤司和西林抚子之间的订婚以及黛千寻和他的关系,赤司在惊讶的同时却发现了一个他一直都刻意回避的事实。黛千寻的身份不简单。对,不简单。

西林舞子是西林家的长女,但是她最引人注目的身份是她是上川家主的朋友。

上川家虽然行事低调,但是没有哪个不长眼的会去挑衅上川家。

而这一届上川家的家主上川蝶璃从来没有在外人面前露过真面目,所以身为她朋友的,见过她真面目的西林舞子就显得特别另类。

身为一个经常和西林家打交道的人,赤司明白西林舞子是一个很势利的人,一个很势利的人是不会和没有任何利用价值的人有过多的接触,但是听西林舞子的口气,黛千寻似乎和她很熟悉。他比任何人都了解黛千寻,没有时间的考验,他绝对不会去相信一个陌生人,而离他和西林抚子订婚时间仅仅过了一个月,一个月的时间,能让黛千寻记住有西林舞子这样的人存在那还说的过去,熟悉?!怎么可能。

“千寻和我说他和你正在交往。”

闭嘴吧恶心的女人!千寻这个名字不是你可以叫的。

“千寻刚刚开始是把你当成了两个人来对待,我没有说错吧,但是他后面接受了现在这样子的你,你想知道原因吗?”

“因为有一个人和千寻说了你一直都是一个人,所以他才接受了现在的你。”

“千寻这个人我了解,他很盲目地相信那个人,所以他才会接受现在的你。”

“所以,征十郎,他相信的并不是你,而是相信那个人。只要那个人一句话,他就可以接受你,同样的他也会因为那个人而离开你。”

赤司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咖啡厅的,只知道自己的耳边还响着西林舞子的话“他相信的并不是你,而是那个人”他回忆起黛千寻那天回到公寓以后,便便扭扭地说了那么一句话“因为有人和我说你一直都是一个人”有人……是那个人吗……那个你盲目相信的人……

回到公寓,看到黛千寻坐在沙发上看着轻小说,赤司感到了莫名其妙的心慌,会不会这个人明天就因为那个人的一句话离开自己,不行,不行。千寻是我的,谁也不可以抢走!

黛千寻看到了现在他面前发呆的赤司,有点奇怪:“赤司怎么了?”

“千寻,你告诉我,当初你一直觉得我和高一的我是不同的人,那么为什么你现在觉得是同一个人。”

不要,不要说出是因为别人的话,好吗?

“啊,那个啊,因为阳光说你从来都是一个人啊。”


评论
热度 ( 21 )

© 花开伊吕波 | Powered by LOFTER